<menuitem id="7zxdt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7zxdt"><dl id="7zxdt"><progress id="7zxdt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7zxdt"><strike id="7zxdt"><listing id="7zxdt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7zxdt"></cite><var id="7zxdt"></var>

“西方缺失”背后的真缺失

“西方缺失”背后的真缺失

16日,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沃尔夫冈·伊申格尔(台上左一)发表闭幕讲话。

慕安会·闭幕

为期3天的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(慕安会)16日在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落下帷幕。会议主题“西方缺失”意在探讨西方影响力的衰退及其后果。

慕安会主席沃尔夫冈·伊申格尔在闭幕致辞中说,非常高兴看到各方在会议期间就“西方缺失”这一话题展开深入探讨。他在谈及当前一些国际热点问题时表示,解决分歧需要互相倾听,没有倾听就会出现问题。

全球卫生安全成为本届会议关注点之一。会议期间,中国代表团在多个场合回应国际社会关切,介绍中国政府和人民众志成城、万众一心,奋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、推动共同应对疫情的国际合作的努力和成效,得到国际社会更深入的理解和更全面的支持。

慕安会·时评

在慕安会这个西方搭建、西方唱主角的舞台,对“西方缺失”的反思,成为许多西方精英人士的主流心态。无论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、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和德国外长马斯,还是在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的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,都在感叹“西方缺失”。但从全球视野来看,这样的感叹未免过于狭隘。

西方真正缺失的,其实并不完全是西方精英们所感叹的那些“缺失”。“西方缺失”论,恰恰反映出西方现在面临的最主要问题——把自己桎梏在“西方”圈子内,突出“西方”相较于“非西方”的优越感,是一种注重自身“小我”的偏狭视角,蜻蜓新闻网,缺乏全球化时代应有的“大我”格局和眼光。

正如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15日在慕安会上发表演讲时所说,我们有必要摆脱东西方的划分,超越南北方的差异,真正把这个赖以生存的星球看作是一个生命共同体。我们有必要跨越意识形态的鸿沟,净化公司,包容历史文化的不同,真正把国际社会看作是一个世界大家庭。

全球化时代的发展,不应是零和博弈,而应是结成命运共同体,各国并肩同行、合作共赢。也许,净化工程公司,只有当东西南北变得只有地理方位的意义时,才不会再有某个小圈子对自身“缺失”的叹息,取而代之的是整个世界携手共同前行的脚步声。

慕安会·题外

卡塔尔外交大臣穆罕默德·本·阿卜杜勒拉赫曼·阿勒萨尼15日在德国参加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时说,卡塔尔与沙特阿拉伯的对话从今年1月初中断至今。

穆罕默德说,卡塔尔一直秉持愿意对话的态度,但是卡方所作努力没能取得成果,在今年1月初双方对话中断。穆罕默德说,断交风波发生距今已近3年,卡方不是危机的挑起者,对话中断同样不是卡方的责任。阿拉伯媒体《中东报》12日报道,一名沙特外交官暗示,沙特方面退出对话是由于卡方人员对达成妥协没有诚意,在对话过程中含糊其辞,只为拖延时间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